醉酒花凉

喜欢古风练笔
站的cp很多哒
主要是王者,全职,阴阳师。
不喜勿喷。

【信白】许诺

¥没错是我来开坑啦!
¥本文背景是信白大学,会有私设。
¥西皮嘞,自己看啦。
¥欧欧西我的,人物归天美。

———

二•姐姐的女朋友

七点左右,李白就准时出发了。C大的确很大,从宿舍走到门口就需要一刻钟。七点一十五,大阳缓缓西落,被直立的教学楼掩盖。李白坐在校园门口的长凳上,无聊的看QQ群的信息。现在用微信的人越来越多,他也有微信号,但是他更喜欢用QQ,可能是恋旧吧。

报到后也知道了自己的班级,是09级计算机系三班。他除了修计算机系,还修了古典文献学。他在语文方面有很大的天赋。昨天报到一见面还没熟悉名字,都建上了QQ群。

今天你学习了吗 群聊

看我的桃花扇:【有人在嘛.jpg】

几条锦鲤:【妹妹我在.jpg】

看我的桃花扇:嗯嗯。

看我的桃花扇是几条锦鲤的亲妹妹,原名乔婉和乔莹。自我介绍时说叫大乔小乔就好了。据说cp感浓烈。

班级群里没什么人,就几个闲人在聊天。天彻底黑了。路灯昏黄的照在身上,衬的眼前人模糊却更加精致。王昭君还没到,却有一个紫色头发的女孩子红着脸同李白打了个招呼。

“你…你好,请问你是阿嫱的弟弟李白吗?”

嫱是王昭君的字,除了很亲近的人,基本上没有人这么叫她。

“是的。你是?”

“她是我女朋友,甄宓。”

甄姬还未开口,却被已经到达的王昭君先一步回答。

“!!!”

王昭君有个女朋友是全家都知道的事,但是李白没有想到,她的女朋友这样羞涩。按道理来说,被昭君拐走的人,应该是那种大大方方的女孩子啊,怎么会如此温柔如水?怎么会同男生说个话都脸红?

“走吧,去吃火锅。”

王昭君大姐大的挥了挥手,牵着甄姬就向前大踏步走去。路灯将三人的影子拉的很长,稀稀疏疏的星星闪烁着光芒。王昭君比李白大一届,对A大及A大附近的建筑,商场,饭店也算烂熟于心。

这个点吃饭的人很多,马路上的车来来往往,尾气腾空。过马路的时候,李白分明看见王昭君攥紧了甄姬的手,望着她的眼眸里尽是温柔。这是喜欢。这是喜欢吧。李白目前为止还没有喜欢过一个人,他不了解,也并不想特别了解喜欢是一种什么样的感受。这种事情,是要自己在喜欢别人的时候慢慢揣摩出来的。俗话说,一千个读者,就有一千个哈姆雷特。喜欢也一样,听别人说的不一定是真的,因为你会发现,喜欢,是一种模糊的事物。

喜欢到了尽头,就是爱。李白看不清王昭君的感情,也可以说,每个人都看不清除自己以外的任何一个人的感情。他不知道,她究竟是爱她还是喜欢她。但他可以确定,王昭君很珍惜甄姬,是那种对她有感情的珍惜。她是付出了真心的。是喜欢还是爱,也不过是感情的层次问题罢了。只要真心,就一定会爱上。

每个人都要珍惜眼前人。

暑假的时候,王昭君没回去。出来吃火锅也就顺便听听李白说家里的事情。李白也只在家里住了半个暑假,就随便说说。吃完饭,回到宿舍,已经九点了。周瑜和李白作息时间都不是很规律死板,九点睡觉对于大学生来说基本不可能。

周瑜坐在书桌前预习今天领回来的课本。李白一向不喜欢预习,翻书随便瞟了两眼,就关上开电脑去了。

“公瑾,玩王者吗?”

“嗯,玩的。”

“那你玩巅峰对决吗?”

“玩,但是上个月才接触。”

“你帐号是哪个,巅峰我带你吧。”

“赤壁古。你玩王者和巅峰多久了?”

李白沉吟片刻,轻声说:“都是从公测起就开始玩了。”

“那你一定玩的很好吧。”

“还好吧。你在哪个服?”

“龙门皓月。上个月新开的那个服。”

“我开个新号陪你刷boss吧。”

李白上了游戏,在龙门皓月服开了个小号,是个剑客,叫乱烟雨。这个名字其实取自他玩的第一个服,海棠烟雨。海棠烟雨是最老的一个服,也是大神最多的服。

周瑜的赤壁古,是个琴师。

巅峰同王者一样,都是非常火的游戏,人也是不可避免的多。龙门皓月是新服,巅峰官方就开了新活动,叫焚天焰火。名字叫这样,其实就是打一个boss而已。boss叫焚天烈焰兽。毕竟是新服,新手老手都有,但新手居多,所以这个boss血很薄,还不会回血,是那种最好刷的boss。

乱烟雨 邀请 你 加入他的队伍

周瑜的电脑上弹出一行字。他没有丝毫犹豫的点了 同意 。

人多,抢boss是不可避免的。同李白他们一起下副本的还有一个队伍,三个人,领队的叫徐风吹辞,还有两个是笑颜如花和落花落谁家,都是二级。不用想,名字是系统抽取的。

跟他抢boss?没门!

虽然是新号,装备都不齐,但李白的操作可是稳扎稳打的。再说了,李白同那仨级数相当,但周瑜也有三十级了,怎么也不吃亏吧。李白一招落云斩,周瑜辅助招数听竹枝,徐风吹辞的队伍两三下就残血了。李白再出芒刺在背,一举歼灭。

【私聊】徐风吹辞:那个,乱烟雨,我这两个同伴才开始玩,不熟悉,我也玩的渣,带带呗?

【私聊】乱烟雨:…算了,你们赶快复活,加入我们的队伍。

徐风吹辞已加入你的队伍。

笑颜如花已加入你的队伍。

落花落谁家已加入你的队伍。

周瑜皱眉问道:“咦,你拉他们干嘛?”

“新人求带的。”

“……”

【TBC.】
猜猜三人是谁吖?
嗯,巅峰对决是我在小说里原创的游戏,如果撞名,算我不知道。







【信白】许诺

¥没错是我来开坑啦!

¥本文背景是信白大学,会有私设。
¥西皮嘞,自己看啦。
¥欧欧西我的,人物归天美。

—————

一•还是那样老套的开头

A市的天空总是很蓝,中午更是烈日炎炎。李白不喜欢夏天。可以说是很讨厌。他的体质同别人不一样,是那种越晒越白的人。很多女孩子都很羡慕他,但是他不喜欢这种感觉。李白五官长得很精致,偏阴柔一些,再白一些,小时候还被误认为是女孩子过。一个正常的男人是不会想像一个女孩子的。

要不是今天报到,他绝对闷在空调屋里不出门。李白在地铁站随手抽了一份报纸遮阳,却还是无法避开刺眼的阳光。

C大位于A市的西南区域。A市很大,偏不巧,李白在A市租的房子就在A市的东北区域。这个房子是他小叔给他租的。A市不光大,大学也很多,租学区房的人更是数不胜数,还有好些合租的。李白不想合租,他小叔只好费老大劲儿给他找了个距C大远在千里之外的房子。还好,今天报到之后就可以直接住宿舍了。

行李箱也是重的要命,过几天一定要把这半个暑假的行李都寄回去。李白想。

大学要用的行李也给他寄过来了,一只手提两个箱子简直不可能,李白只好把报纸丢掉,一手一只行李箱。偏偏学校这段路还是那种箱子很难走的石子路。

“同学,需要帮忙吗?”温润儒雅的声音从身侧缓缓传来。

“需要,谢谢了。”李白都没有力气侧头去看了。

一只手的重量瞬间减轻,李白终于可以去看看他的救命恩人了。身畔的两位少年对他笑了笑,一位少年额头上系了橙色缎带,壮硕的扛起一个箱子。他旁边的少年长发飘飘,比前者瘦一些矮一些,也是一位长得比女孩子还漂亮的少年。这是李白对他们的第一印象。

“你们好,我叫李白。木子李,白色的白。”

“我叫孙策,这是我家公瑾…哎哟!”

孙策身旁的少年一脚踹在他腿上,不满的瞪了他一眼。

“我叫周瑜。”

“公瑾……是什么称号?”

“阿……孙策他家同我们周家是世交,孙家又是非常古老的大家族,都有取字的习惯。本来周家不会取字的,到我这一辈,孙老爷子非要给我取个字,就取了个公瑾。孙策叫孙伯符。”

“那还真巧,我字太白。”

“李白同学没有在说笑…吧?”

“是真的。我妈生我前一晚梦见了太白金星,李家本来个个都有字,就取了一个太白。”

“咦?孙策你该不会就是孙权他说的那个智/障哥哥吧?”

“……嗯。李白同学认识他?”

“是网友啊。”

周瑜轻笑,同他说,孙权那个小子在外面净胡说,把他哥的名声毁完了,偏偏说的都是实话。

“你们帮我搬行李,你们的呢?”李白才想起来说正事。

“孙策他妹妹让孙权来回跑几趟帮我们搬完了。正好让他锻炼一下。”

“妹妹?是孙大小姐吗?”

“是的。”

“你们在几宿舍?”

“伯符在506,我在507。”

“好巧,我也在507。”

“是呢,走吧。”

C大是A市那么多大学中最好的一所,环境也很好。…除了难拖行李的石子小路。宿舍的环境也是非常好了。不像普通大学,色彩单调,只有白色,C大的宿舍男生是蔚蓝的墙壁,女生是橘粉色的。上一届毕业学生贴的海报都已经被撕掉,换上了新一届学生的。李白他表姐上个月就跟他讲过C大的宿舍大,现在亲眼看见,李白才真正体会到了这个“大”的含义。

这TM真大啊!比我租的房子还要大一点儿。李白感叹。

手机丁零响了一声,李白瞅了瞅锁屏界面,信息是王昭君,他表姐的。

你感到寒冷啦吗:太白呀,行李重不重啊?肯定很重。呵呵呵,还是我神算,叫爸妈给你多带了点儿东西。正在迎接小学弟学妹,晚上学校门口见,姐带你去吃好吃的。【社会你昭姐,人美话还多.jpg】

十步杀一人:…不重…有人帮我拿。【额呵呵呵呵你还难不倒我.jpg】

你感到寒冷啦吗:……【我勒个去.jpg】

十步杀一人:晚上几点?【疑惑ing.jpg】oo

你感到寒冷啦吗:七点半【没错.jpg】

十步杀一人:【没问题.jpg】

宿舍里只有李白和周瑜,其他舍友大概明天才会来报到。偌大的六人宿舍,只有他和周瑜二人,倒也悠闲。

【TBC.】

没错带孙权小弟弟来玩儿

个人说明

哈喽大家好,窝是萌萌哒的九真。

这里说明一下,我站的西皮大多是王者,全职,阴阳师。

现在发的小短篇呢,都是从贴吧上我的号搬来的,吧友们点的。

大家有想看的cp都可以在评论区回复,本人杂食向,除却信白喻黄韩张不拆不逆,其余cp都可以点哒。

好哒,就说到这里。

[寻离] /备香/

刘备不要孙尚香了。
不要了。

孙尚香哭了,最骄傲的千金大小姐哭了。
她知道,他和她最终只能在战场上相见。
可是她没有料到,他会不要她。

“刘玄德,我对你来说,究竟是什么啊?”

“过客罢了。”

只是过客啊……

千金重弩成了拖累她的废铁,一步一个趔趄。
心好疼。

往日如云烟。
刘玄德,是不是所有你给我的承诺,都可以随便收回?

战场相见,兵戎相争。
他提着枪,她携着弩。
子弹破空,穿透了谁的身躯,谁的心脏?

刘备终是看见,那个以前他护在心坎里的女子,缓缓倒下。

“为什么不躲?”
刘备可能自己都没有意识到,自己的声音有一丝颤抖。

“为什么要躲?”
“死在你手里,我知足了。”

战场漫漫黄沙。
身着战衣的将军怀中抱着绿裙飘飘的千金大小姐。
可惜怀中人早已冰冷。

待我长发及腰,月高春寒料峭,
满院落花谁祭扫,亭前道路遥遥。
清泪洒落衣角,发丝乱如荒草,
夜夜留梦朱颜憔,今生情何时了?
待我长发及腰,血染青丝白袍。
江山弹指为君倒,此念心字枯槁。
待我长发及腰,倾尽天下可好?
只盼此心常伴君,陪你天荒地老。
待我长发及腰,霜冻三尺如刀。
从此长眠冰湖水,湖畔鸳鸯笑。
待我长发及腰,注定孤独终老。
覆了天下如何?你好我便好。
我已长发及腰,只是春还早。
今生无缘来世续,痴心永不消。

终究,
是他对不住她。
是他配不上她。

【END】